亚洲必赢登录

一千三百公里的磨炼

来源:机械养护分企业 方硕林 日期:2019-03-01 00:00:00 浏览次数:

打印

   十三岁,远赴江城,剑未佩妥,出门便已是江湖。十七个小时的奔波,一千三百公里的历程;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省会到另一个省会,从珠江流域到长江流域。跨越的是山川河流,增长的是自我磨炼。
    当在南宁站等候K1628发车时,这趟从南宁到郑州一路向北的列车等待的大多是从南方返回北方的人,整个候车大厅的普通话都是接近于标准普通话的北方方言,此时此刻在这种环境下竟有种身处异乡的错觉,但我也明了,这种错觉再过十七个小时就会成真。
    随着火车慢慢地向目的地前进,夜幕也渐渐降临。一座座灯火通明的站台与黑暗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指引着往来的旅客和初出茅庐的我,平静了我内心的不安。恰逢火车又进入了一个站台,我看到了一个少年,一个和我一样神情里带着不安与期待的少年。列车缓缓启动,光影交错间,我从那位少年身上看到了我四年前的影子,也是这般年纪离开家乡求学。如今四年过去,毕业在即再一次踏上征途去寻找未来的方向。然而跳出了舒适圈,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接受社会的锤炼,挑战与未知并存,可正是因为有了未知,所以人生才更具趣味。正如泰戈尔在《飞鸟集》里所说的:“只管走过去,不要逗留着去采花朵来保存,因为这一路上,花朵会继续开放的”。愿少年所等待的列车能将他送达一个充满希翼的彼岸。
    列车还在前进,当车厢内的暖气撞上窗户液化成水时,当同行到武汉的人纷纷换上保暖大衣时,当乘务员微笑着将我的卧铺票还给我时,我知道武汉已经到了。这座极具底蕴的历史学问名城,在我国的历史进程中一直占有重要地位,也将是一座对我有重要意义的城市。
    初到武汉,冰冷是给我的第一个下马威。从未在冬季零摄氏度左右气温的地区生活过。虽已入春,家乡桃花已现,但此地的寒意并不友好,我将我所有能御寒的衣物都穿上才堪堪与这天气打个平手。凛冽的风声呼啸地向我叫嚣: “小子,回去吧,回到你的舒适圈,回到温暖的家乡吧!”看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处处充满考验。可那又怎么样呢?我看到即使是这样冰冷下雨的天气,早上依然有鸟群叽叽喳喳的觅食,羽翼渐丰的小鸟在雨中展翅高飞,时不时向天空叽叽喳喳,仿佛在向严厉的老天爷呐喊回应:“青春无敌!”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新的环境,新的挑战,往往也预示着新的机遇。回归本心,我始终明白自己来这里是为什么。一千三百公里的磨炼既是一个终点也是一个起点,它预示着学生时代的行程结束,也预示着社会人生的新启航。我勉励自己,珍惜每一天的所知,所想,所得,明天会比昨天更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